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感受乡村 > 人文古迹 > 文章内容
文章内容

寿宁建县的争疆之说

来源:福建川久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时间:2016/5/25 19:33:28  点击:

  


  寿宁地处福建省东北部,分别与浙江省的庆元、景宁、泰顺和本省的政和、周宁、福安接壤,设县迄今已五百五十年的光景,历史上有“两省门户,五县通衢”之称。明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置县。现辖14个乡镇,203个行政村(社区),区域面积1424平方公里,人口27万。

  提起寿宁的建县争疆之说,民间流传着不少的传说。经对史料记载与地名沿用进行考证。看得出这些传说都事出有因,与史料是吻合的,建县争疆确实发生过。

  史料记载称寿宁建县因由明景泰元年(1450),福建沙县农民起义军邓茂七的余部郑怀茂(浙江括州今丽水人),在浙江泰顺罗阳村被浙江布政使孙原贞击溃后,聚众两千多人,由今之浙江泰顺县罗阳镇经寿宁县坑底乡司前村奔入官台山,盘踞黑风洞,与官府对抗武装采银。于是明朝廷为巩固统治于景泰六年,派出闽浙都御使刘广衡和按察副使沈讷“……议创寿宁县于官台山,以清盗窟。讨平处州贼。”(《明史·卷二百十三·列传第九十一》)。

  “事定,佥以地势险远,非置邑无以控制,遂疏请于朝,沐准于杨梅村设县治,割政和、福安两县地隶之,名县曰寿宁,盖欲斯民之寿且宁也,时为景泰六年(1455)”(《柳氏宗谱·志肇基》)。事后,沈讷以官台山地势险要而偏远,非建县控制,无以靖后,刘广衡亦认为是个好主意,遂奏请朝廷置县,于是年八月获准,划出政和县南里十都,北里十一都、十二都、东里十三都、十四都、十五都和福安县平溪里十一都、十二都、十三都、十四都设置寿宁县,县治杨梅村(鳌阳镇),隶属建宁府,首任知县陈醇。

  寿宁建县,比泰顺建县(1452)迟三年。民间相传定名之后的寿宁县北、东北和西北则分别与浙江省之景宁、泰顺和庆元三县交界。设县之初,寿宁与泰顺争疆日剧,两省道府出面斡旋亦难妥处,县界一时未有勘定。皇帝获悉便与两县知县商定,某月某日某时从各自的县城出发,走到哪里碰头,县界就划到哪里。由于寿宁县知县争疆之心尤切且工于心计,他于当日三更半夜便动身上路,一直越过了双港溪。而泰顺县的知县因睡大觉误了时间,在启程行至5华里的地方,即今双港溪左侧—带,碰上了寿宁县知县。根据事先协议:两县知县碰头的地方即是两县划界的地方。因而将靠近寿宁县(即双港溪左侧)的葛藤(绳)岭、张家洋、卓家坑、东溪头、王家地(又名袁家地)、猫竹下、大田等—大片土地及村庄都划给寿宁县管辖。可是在那时,由于上述村庄人烟稀少,地脊民贫,也就没有必要寸土必争了。后来民间传说,把寿宁县知县比喻成贼,说他半夜三更就开工了。而泰顺县的知县则是猪,只会睡觉,误了大事,丢失一大片土地。

  后寿宁知县为顾及泰顺知县面子,私自退回三里也就是东溪头为界。此事本应结束,但寿宁知县任职时得罪过人,于是泰顺知县将其以违抗圣旨的罪状告上了皇帝那里。皇帝果然大怒,欲将其斩头。寿宁知县只是说,我这么做只是不想泰顺知县因贪睡失去半个县城而被后人臭骂一世。我已经在交界的一个村庄挖了一个坑,我死后希望能埋在那里。皇帝听后很感动,于是免了他的死罪。

  诚然,故事归故事,用这种儿戏的方法来定县界(实为省界)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且此传说未见载于典籍,不足取信,但寿宁泰顺两县争疆之说肯定是存在的。一是冯梦龙在《寿宁待志》中有这样的表述,他称:“方设县时,寿宁与泰顺争疆不决,乃期面议,各以某日晨行,即相遇处为鸿沟。寿宁县令夜行直达泰顺城内,登其室,泰顺令犹未出,繇是城以外尽属寿焉。”二是寿宁县犀溪乡《叶氏宗谱》的记载:“时县陈循(即陈醇,浙江桐庐人、举人),春元出身,于(景泰)六年乙亥到任。时邑初建,庶务草创。主以身范,随时经营,条条有理,民就法制,大有功□。初分县界值陈公古稀之年。泰主英俊,欺我县主老迈,约于某日不用轿伞步行,随地会面,即以会面之所为界。陈公遂于上夜□鼓,唤集诸役、随从步行至泰之三峰寺,天大明矣。(泰主)恳让离城五里,遂允申详县界。故寿邑管至南门百步岭尾及麻竹下,西门管至黄阳隘。陈公七月到县上任,故年例现年在七月上役。”三是如今当年知县备下葬身之坑的地方,虽官方定名为武溪村,而在民间依然有叫备坑村的。四是现在浙江泰顺县猫竹下村水尾一座名寿泰亭的凉亭右侧墙角依然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中间书“寿宁县界”的四个空心大字,左右两侧的小字风化严重,仔细辨别,其意大致是“嘉靖二十四年八月寿宁知县曾家郡立”(嘉靖二十四年是公元1545年)。五是《寿宁县志》卷一·建置也载:“民国时期,寿宁县疆域有两次变动,一次是民国六、七年间(1917-1918),王家地、猫竹下、大田等村,因无法支付军阀苛捐,当地主事人为浙江泰顺当局捕押,遂划归浙江泰顺县管辖。另一次是民国廿八年十月十四日(1939),寿宁与浙江泰顺两县政府派员在双港溪左会树寿泰两县界碑,将原属寿宁县的葛滕岭、张家洋、卓家坑、东溪头等4村划给泰顺县管辖。”

  以古为镜可知兴废。寿宁县令仅以一夜之辛苦换得这片土地,自然喜不自胜,回县署后便与僚属畅饮一番。后须将该县所辖的坊隅都图——造册上呈有司。政和县之东、北里割与寿宁县后,其在三鼎桥之东、泗州桥之西的深窟、前洋两地也割让范围之内,已属设县后的寿宁控辖。但寿宁县主管图籍的书吏玩忽职守,在造册登记时却将之遗漏,结果寿宁、政和两县俱置两地于辖外,地方事业无人管理。约过了一年,政和县查明这一情况后重纳两地入其版图,待寿宁县发现其攘地而去欲争回时,却木已成舟,莫能厘正。这样,设县之初寿宁县令虽从泰顺县巧取一片地域,但因庸吏懒又失去深窟、前洋两地,可谓得不偿失。明崇祯七年(1634年)冯梦龙任寿宁知县,还为得而复失的此两地而惋惜,在撰《寿宁待志》疆域篇中慨叹“主县者之无人也”!

  


联系方式

24小时咨询热线:

客服咨询:0593-5508889

手机专线:0593-5508889

阿里旺旺:0593-5508889

联系邮箱:1031226801@qq.com

QQ在线咨询